程龙律师专业为您提供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房地产开发经营合同纠纷;知识产权、专利侵权纠纷;婚姻家庭纠纷;债权债务纠纷;劳动人事争议、工伤赔偿纠纷;合同纠纷;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刑事辩护等法律服务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

点点乐公司与犀牛互动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案

发布时间:2020-07-27

点点乐公司系“恋舞”、“恋舞OL”商标的商标权人,上述商标核定在计算机网络上提供在线游戏等服务,其《恋舞OL》游戏在音乐舞蹈类游戏中具有较高知名度。点点乐公司发现,犀牛互动(简称犀牛公司)、 畅梦公司 制作、运营的《梦幻恋舞》游戏,在宣传推广、销售的过程中,使用与点点乐公司权利商标高度近似的标识,大量单独、突出使用与“恋舞”有关的中文,并以“恋舞”自称。点点乐公司认为犀牛公司、畅梦公司的行为侵犯其注册商标专用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遂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两公司立即停止侵权并连带赔偿300万元。


一审法院认定侵权成立,但是仅判决犀牛公司、畅梦公司赔偿点点乐公司经济损失20万元及合理费用5万元。


一审判决后,点点乐公司认为一审判决赔偿数额过低,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提起上诉。犀牛公司认为其行为并未构成侵权,也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提起上诉。通过大量举证和详尽说理,点点乐公司成功申请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向犀牛公司、畅梦公司发出证据出示令,要求两公司提供被控侵权游戏收入的财务数据。犀牛公司和畅梦公司拒绝或变相拒绝向法院提交有关被控侵权游戏获利的证据。法院认为,该案中,关于损害赔偿数额的确定,点点乐公司已经尽力举证,而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证据由犀牛公司、畅梦公司掌握。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以证据出示令的方式责令两公司提交有关被控游戏营收的证据,而其拒不提交真实反映其营收状况的证据。二审法院认为,畅梦公司作为被控游戏的运营方,理应掌握相关游戏的收入数据,但其拒不提供,存在刻意隐瞒游戏收入的主观故意。据此,二审法院综合考虑点点乐公司游戏的知名度、营收情况以及《梦幻恋舞》游戏的下载数量和犀牛公司、畅梦公司具有攀附点点乐公司商誉、侵权故意等情况,支持了点点乐公司的主张,判令犀牛公司、畅梦公司赔偿点点乐公司经济损失300万元。


[典型性]

(1)在本案中,上海知识产权法院首次运用了证据出示令。本案判决对法院探索证据出示令制度、制裁举证妨碍行为具有积极影响,也为权利人申请证据出示令提供了解决思路。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官方及众多媒体都对本案进行了宣传报道。本案更是被收录进2020年4月发布的《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15-2019)》,作为法院积极发挥知识产权诉讼制度效能,减轻权利人举证负担,让权利得到及时有效保护的有利佐证。

(2)本案诉讼难度大,损害赔偿数额的确定是知识产权侵权案件的难点。在一审判赔过低的不利情况下,我们通过在一审和二审过程中“尽力举证”,并和法院反复沟通我方主张的赔偿数额的合理性,成功获得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发出的首个“证据出示令”,并最终获得300万顶格的法定赔偿额。这一判赔额是一审判赔额的15倍。通过有效的代理,我们有力地维护了委托人的合法权益。

(3)本案也是与手游相关商标及不正当竞争纠纷的典型案例,对手游权利人维权具有较好的示范效应。

本文关键词:商标侵权纠纷,南通律师

最新案例

新闻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