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龙律师专业为您提供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房地产开发经营合同纠纷;知识产权、专利侵权纠纷;婚姻家庭纠纷;债权债务纠纷;劳动人事争议、工伤赔偿纠纷;合同纠纷;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刑事辩护等法律服务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

深圳来电科技与广州市友电科技等专利侵权案

发布时间:2020-07-27

[案情介绍]

本案中来电公司认为友电公司、创信公司侵害了专利号为ZL201580000024.X、名称为“一种移动电源租借方法、系统及租借终端”的专利权,向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本案中,友电公司制造并提供设备给创信公司,由创信公司进行运营共享充电业务。来电公司认为,友电公司与创信公司构成共同侵权,要求其共同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


一审广州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被控侵权产品落入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21的保护范围。但是,创信公司主观上已经尽到了合理的注意义务,其向友电公司购买涉案产品时具备不知道或不应当知道涉案产品侵权的主观状态,且其支付了合理对价,因此创信公司的合法来源抗辩成立,创信公司可以继续使用涉案被控侵权产品。于是,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仅判决友电公司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责任。南通律师,专利侵权案


来电公司认为根据《专利法》及司法解释的规定,使用方法专利的行为不适用合法来源抗辩,遂提起上诉。二审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创信公司与友电公司分工合作、紧密配合,存在共同侵权的行为,二者应对被诉侵权行为所产生的损害结果承担连带责任。第一,创信公司不仅在涉案移动电源租借终端机中设置了关注其微信公众号的功能,还对终端机用户进行操作方法步骤的指引,且在终端机显示屏上载明了创信公司的名称、客服电话等信息。据此,依据涉案移动电源租借终端机的公示信息,从普通消费者的角度出发,必然会认为创信公司亦为制造商,或与制造者之间对涉案移动电源租借终端机的制造或销售存在紧密联系。因此,应当认定创信公司在涉案移动电源租借终端机的设计、调试以及对终端机用户进行操作方法步骤的指引过程中使用了被诉方法。第二,创信公司从涉案移动电源租借终端机的充电宝租借中,已获得了充电宝租金收益。故创信公司辩称其仅为涉案移动电源租借终端机善意使用者,没有与友电公司共同实施制造或侵权行为的说法,显然与事实不符。最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撤销一审判决、友电公司和创信公司立即停止使用侵害来电公司涉案发明专利方法的行为并共同承担赔偿责任。


[典型性]

一、二审纠正一审的错误认定,鼓励了创新,社会影响重大


本案中,一审法院认定被控侵权产品落入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21的保护范围,但是,创信公司主观上已经尽到了合理的注意义务,创信公司可以继续使用涉案被控侵权产品。一审的判决结果一方面认定了权利人权利的合法性及被告创信公司的侵权性质,但另一方面又纵容侵权行为的继续,导致专利权的排他性不能实现,专利权人的利益不能得到保护,使得该行业进入了无序的竞争状态。二审法院纠正了一审法院的错误认定,针对网络通信领域方法的专利侵权判定,充分考虑该领域的特点,充分尊重该领域的创新与发展规律,以确保专利权人的合法权利得到实质性保护,实现了该行业的可持续创新和公平竞争。


二、二审改判的法律分析


1、本案属于侵害方法专利权纠纷,在进行侵权认定时应区别于产品专利侵权的认定要件。产品专利一般通过结构、组分和材料进行限定,实施侵权的主体具有同一性;而方法专利的重点在步骤,具有被多人实施的特征,导致方法专利的侵权判定较为复杂。尤其是,涉案专利属于网络通信领域,具有信息交互、多方协作的特点,并且运用于共享充电设备中,需要共享充电设备、云端服务器、移动终端及其控制者多方主体的参与才能实施,因此,在认定方法专利的侵权主体时,要具体分析技术方案的具体步骤的真正的实施主体,才能真正制止侵权。南通律师,专利侵权案



第一,涉及多方交互行为的通信方法专利的实施主体,不应当认定为终端用户为实施主体。

如果被诉侵权行为人以生产经营为目的,将专利方法的实质内容固化在被诉侵权产品中,该行为或者行为结果对专利权利要求的技术特征被全面覆盖起到了不可替代的实质性作用,也即终端用户在正常使用该被诉侵权产品时就能自然再现该专利方法过程的,则应认定被诉侵权行为人实施了该专利方法,侵害了专利权人的权利。


本案中,被控侵权方法是友电公司和创信公司在其租借终端中事先设置的,终端用户是按照租借终端的指引和必然采用的步骤使用该方法,并且,终端用户也只能按照租借终端的引导的唯一途径使用该方法,而没有其他的选择。从表象上看起来是终端用户在操作和使用涉案的专利方法,但事实上,终端用户的使用行为是被该终端的经营者即友电公司和创信公司所控制的,终端用户行使的行为实际上是友电公司和创信公司的行为。因此,实际使用被控侵权方法的是友电公司和创信公司,它们是借助终端用户之名在实际使用涉案方法专利,终端用户的使用只是表象,友电公司和创信公司的使用才是实施侵权行为的真正主体。并且,友电公司和创信公司也正是通过这种使用获得利益(每次租借充电宝的租金)。


第二,本案中,友电公司和创信公司在经营活动中共同“使用”了涉案专利方法。


创信公司不仅在涉案移动电源租借终端机中设置了关注其微信公众号的功能,还对终端机用户进行操作方法步骤的指引,且在终端机显示屏上载明了创信公司的名称、客服电话等信息。据此,依据涉案移动电源租借终端机的公示信息,从普通消费者的角度出发,必然会认为创信公司亦为制造商,或与制造者之间对涉案移动电源租借终端机的制造或销售存在紧密联系。因此,应当认定创信公司在涉案移动电源租借终端机的设计、调试以及对终端机用户进行操作方法步骤的指引过程中使用了被诉方法。创信公司从涉案移动电源租借终端机的充电宝租借中,已获得了充电宝租金收益。故创信公司辩称其仅为涉案移动电源租借终端机善意使用者,没有与友电公司共同实施制造或侵权行为的说法,显然与事实不符。


据此,二审法院根据相关法律的规定,认为友电公司和创信公司构成未经许可使用专利方法的专利侵权行为,理应承担共同的侵权责任,包括停止使用和赔偿损失。


2、专利方法的使用者不适用合法来源抗辩,不能适用《专利法》及司法解释规定的“不停止使用”规则。


根据《专利法》第11条的规定,专利法意义上的“使用”行为包含使用专利产品、使用专利方法、使用依照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可见,《专利法》将使用行为区分为产品与方法的使用两大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25条的规定,专利侵权产品的使用者举证证明产品具有合法来源并已支付合理对价,不停止使用行为,但“专利方法的使用者”的相关表述并未规定在该第25条中,即未规定被诉方法的使用者适用合法来源抗辩并以支付合理对价为由不停止使用行为。南通律师,专利侵权案一审法院在审理方法专利侵权的案件中,将被告提供的产品的合法来源认定为被诉方法的合法来源,适用法律错误。


最新案例

新闻动态